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形容与描写 > 关于细节描写母亲的片段

关于细节描写母亲的片段

2019-09-09 12:07

母爱篇:妈妈进门叫我睡,我却没好气的说话,而后后悔,母亲没有责备,反而又端茶进来。

忽然听见耳膜一振,一串细细的脚步声,那么脆,那么轻,生怕打扰了我。这声音再也熟悉不过了,它承载了数步尽的爱,奔走在俩扇门之间。“吱”,门轻轻的开了,母亲走到我身边,轻轻的说:“不早了,睡吧,别累坏了。”“要睡你去睡,没看我正忙着么!”我没好气的说,似乎能把所有闷在心里的气全部发泄。母亲无语。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,还是那么轻,那么脆,不同的是那声音越来越远了。

又是一个人独处,唉,我怎么能那么跟妈妈说话呢?这样妈妈会伤心地。我眼前一阵模糊两滴泪落在眼前的书上。

这时,又响起一阵脚步声,只是比刚才更轻,更脆……这回,母亲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放在我的书桌上说:“孩子,喝茶吧,提提神别累坏了身体。”

-- 《妈妈·我》


母爱篇:他看到新衣回忆起母爱在油灯下亲手缝衣的片段描写。

一阵凉风吹来,他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还带母亲体温的新衣,暖和的许多。他突然发现,衣服上的线密密麻麻,十分慰帖,他回想起来那晚的那一幕:他正在忙着打点行装,无意中一瞥,看到母亲正在昏暗的油灯下为他缝制衣服,灯光掉在母亲那充满老茧的手上,母亲竟浑然不知,只是一针一线的缝着。母亲头上的白发在油灯的照耀下格外显眼,闪着白色的圣洁而又温暖的爱的光芒……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 《针线中的爱》


母爱篇:母亲抱着孩子着急的赶路,寒冷的冬季只顾着怀里的孩子,而不顾天气的寒冷。

年轻的母亲一手拿着手电筒,一手抱着孩子。额头上的汗把她额前的刘海浸泡了,但她依然双手紧紧抱着孩子,焦急地在路上行走着。她边走边不住地张望着周围。她脚上的鞋全湿了,甚至都已结冰,但她全然不顾,只是时不时地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。

雪越下越大。她怕孩子冻着,用身上唯一能抵挡寒冷的布棉袄紧裹着孩子。而她自己只穿了一件毛衣,她的手冻得通红,脸和嘴唇冻得发紫。她仿佛并不觉得冷,只是焦急地赶着路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。

------《那个故事的主角是我》


“哎,小新,这次郊游你都带了什么呀?哎,你怎么不多带几个苹果,饿着不要紧,千万不能渴着呀!要待一整天呢!”妈妈边翻我的书包边说。“哎呀,妈妈,我的好妈妈。我又不是去环游世界,带那么多东西干嘛!我只要带一个面包,一个苹果,一瓶水就够了。”我说。“你不听我的话,不行,你······”好不容易等妈妈唠叨完了,我推上自行车就想跑,可妈妈又在窗口喊道:“路上小心点!早点回来,有事打电话······”

------《习惯》


妈妈送我上学,体现出母爱连连

妈妈越骑越慢,我却担心上学迟到,妈妈知道我的心思,就猛蹬几下,到了离学校还有差不多一百米的地方,我让妈妈停下,妈妈先撑开伞,递给我,又从我身上扒下雨衣,催促我赶快迈到高一点的地方,怕我湿了鞋,上课时被水泡着脚。我打着伞走到学校门口时,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穿着雨衣的妈妈还站在雨中,还在望着我。她的脚站在雨水里,朝我挥挥手,意思是叫我赶快进学校,我看见妈妈的头发已经湿得贴在脸上,我的心里一酸,赶紧扭过头进了学校。我仿佛也看到妈妈掉转车子,那个小蓝点消失在茫茫雨幕中。

------《下雨天,真好》


母亲为了赚钱养家,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显得自己已经很憔悴。

母亲穿着一身破旧不堪的工作服,正弯腰洗鱼,血污的手麻利地干着。一缕干枯而又焦黄的头发随风飘浮。突然,母亲微微咳嗽起来,佝偻着身子,好一会儿,母亲才直起腰,捶捶胸,敲敲背,一切我都明白了,我和妈妈的目光相遇,她尴尬地笑了。